呀呀呀多比呀

呜呜呜呜呜呜

说一不二:

「新曲。題名は~ん~⋯⋯?『ひとつのちいさな瀬名泉』っ
「セナ。おれはさ、モーツァルトが嫌いなんじゃなくて」
「もしかしたら、羨ましいのかもしれない」  

【狮心】骑士西征

这篇!!爆哭了

温柔可人君莫笑:

*新三毛卡池剧情相关,本质对话体,很渣。三毛的性子抓不准,实装后会修。等着被官方打脸。
*完全cp脑,一塌糊涂的私人理解,慎慎慎!



  历史上有过十一次十字军东征。身披铠甲、手握利刃的骑士们骑着马远走,为了荣耀与信念而战。


******


  “Leader,想要冒昧请问您,”朱樱司在开口问话时,练习室中的其他人的动作皆停滞了一瞬,“十分好奇,您离开学校的那段时间在哪里呢?”


  正指着乐谱指导鸣上岚的月永Leo愣住了。


  “小濑!好疼,轻一点......”


  朔间凛月呼疼,所有人向他们的方向看去。本来濑名泉正在帮朔间凛月打理零乱的衣着,听见朱樱司的问题时倏然收紧了力道,朔间凛月被他扯的一踉跄。


  “烦死了。”濑名泉收手,避过月永Leo投来的目光,“闭嘴,小熊。”


  “......”月永Leo沉默了一下,勾起一个略微复杂的笑容,“哇哦,猝不及防!Suo突然这麽问了,吓了一跳!”


  “冒昧了非常不好意思,”朱樱司似乎也被众人的反应吓了一跳,“只是好奇,很想要理解各位前辈,如果不方便......”


  “没有不方便。”


  月永Leo打断他的话。


  橙发的国王目光扫过朱发的末子、好看的金发模特、红眼的吸血鬼,似乎在银发的骑士身上停留了一下ㄧㄧ大概是错觉吧。月永Leo笑起来,张扬的笑容一如既往。


  “唔,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如果你们想听,也是没有关系的!”


  你们是我的骑士啊。月永Leo平时上挑起时带着锐意的眉眼柔和了起来。没关系的!如果你们愿意听,我想告诉你们。


  这是一个很长又很简单的故事。


  三毛缟班是一个连月永Leo都难以招架的家伙。月永Leo述说时带了丝无可奈何,突然就把人拖出去了,一点也不听别人说话,这是绑架、绑架啊!诶Suo居然说Leader你也有这一天......太过分了!就像被宇宙人抓走了,回过神时已经打完电话、在飞机上了,很头疼的啊。就这麽被带到埃及了......对哦,鸣,是埃及哦,有金字塔的埃及。


  说是要让我放松一点,尽情的展翅翱翔......那种事情怎麽可能做的到!我让Luka跟家人担心了,让我的Knights受损了,开开心心的旅游什麽的,完全做不到啊!但三毛麻麻根本不听人说话,跑来跑去的,超烦人!呜哇借一下嘛,Sena不要瞪我。总之就是被逼着在金字塔跟人面狮身人面像前面“寻找自我”,一开始每天都很痛苦,灵感都死掉了!


  月永Leo叙述时带了许多语气词跟感叹,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,语言难以传达他的内心。但四位骑士没有打断他,顶多加以温和的吐槽,每个人依然安静的听了下去。


  乐曲是我的生命,是Knights的武器,灵感是不能失去的;王是高高在上的偶像,是完美无缺的、不能够让骑士们失望的路标。这次绝对不是错觉了,月永Leo的目光的的确确的落在濑名泉身上,但我做的不好,我让我的骑士失望了。濑名泉怔了一下。月永Leo继续说,现在还是记的很清楚,重要的事情不能忘记。“失望”跟“绝望”的眼神记的很清楚,有时候半夜会梦到。不是骑士的错,王的失职跟逃离被鄙视是应该的,是我自己放弃的,我是应该被神明抹杀在记忆里的存在。


  ......也不是这样的吧,现在的我可以大声这麽说了!在朱樱司开口骂人之前,月永Leo说。那时候是这麽想的,但要是现在还是这麽想,我就太可恶啦!躲在妄想里逃避太久的话会被看不起哦......嗯,我知道的,我知道。哈哈,凛月不要这样的表情啊,我知道的。不是这样的ㄧㄧ我不是“应该被抹杀的存在。”
 
  我爱你们哦,Knights的国王笑着说。


  我爱很多人,我爱乐曲跟灵感,我爱宇宙人,我爱Luka!但我真的爱你们哦,在埃及的时候、在狼狈的像流浪猫的时候,我真真正正的感觉到了。


  “......”


  四位骑士予以沉默。


  “不能躲在门里”,这是我走出去之后才知道的道理。灵感的世界没有界线,如果失败了躲在房间里,那就是个永远的失败者了。在很长很长的旅程里,我知道了这个道理。月永Leo的表情很认真。但是就算知道了......还是很难过,我想你们了。我想看你们一眼了。


  月永Leo停顿了一下,似乎有点难为情,但依然接着说了下去。


  好想让你们看看啊!埃及的金字塔、南极的极光、满地的冰和雪,都是美好的宝物,让人难以忘怀。三毛妈妈虽然不听人说话,但很会照顾人啊,跟着他跑常常很生气,但也气的没有力气想其他事情了。我跟着看了好多好多的风景、遇到了很多人......哈哈,这麽说起来很好笑,但是在看见那些东西时,我想你们了!想念的都要发疯了。明明是我自己跑掉的,很好笑吧。


  因为那些东西没有你们好看啊。月永Leo弯起唇角,他伸手比划,像是拥抱宇宙一样的姿势。


  看到蓝色的天空时想起Sena,看到红色的月亮时想起凛月!那时候跟岚不熟,但也是见过的,我想啊......这个人的金发真好看,跟我们队里新加入的成员好像,如果回去了,一定要好好认识他!嗯,那个时间点还不认识Suo哦,但是拿风景比喻的话,是一片又一片的花海吧......红色的、傲慢的、长着刺但看起来很温和的花......哈,被Suo抗议了,但你就是傲慢的骑士啊!真可惜,要是那时候我在学校,就能认识Suo了!


  我走了出去,然后更想念你们了。橙发的国王说。


  那是一段......让人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经历。想念的快要疯了,内疚的快要死了,但是又不甘心。不甘心什麽呢?我也不知道!啊我有好好吃饭......诶,Sena为什麽这麽看我?不知道,我不知道为什麽要好好吃饭,但就是记得,不吃饭有人会生气......可能还会担心跟伤心,那一定是个很重要、我不想伤害的人,所以要好好遵守跟他的约定。我想我应该是碎掉了!彻彻底底的碎掉了,然后慢慢的把自己拼起来。我想过我应该消失,但是又不甘心!我还有放不下的东西,我有......想走到面前,再看一次的人,虽然很痛苦,但是因为他们的存在,不甘心就这麽死掉。在埃及、在南极、在更多的地方,我就是这麽想,然后就不这麽怕了!灵感慢慢的回来了、也能好好的做事了、还认识了宇宙人!应该什麽都好了,但也不好啊,因为我是个胆小鬼吧,哈哈!


  最后我回到了日本,回到梦之咲,回到你们身边ㄧㄧ我自以为是的这麽认为。很胆小吧!月永Leo眼里有难堪。是自以为是的国王啊。


  分别之前,月永Leo对三毛缟班道谢。谢谢你啊妈妈,把我带出去了!三毛缟班却对他摇头。


  “『我没有帮到你什麽,Leo还是没有放下吧』,他这麽说。”


  因为从头到尾不理解,才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带你出国。但是心结是不会因为逃避而解开的。三毛说。我是个旁观者,所以才能这麽轻松。如果是你身边,看着你跌落与受伤的骑士......大概没办法这麽轻松的对你说话,他们是跟你一起征战、然后同样受伤的人。出去看看辽阔的世界是很好,埃及跟南极都很美!但是能让你真正发自内心笑出来的不是我。【注1】


  “休息够了后,『重要的东西』还是要去面对。Leo的笑容是世界第一的,去找能让你真正笑出来的人吧!”三毛缟斑说。


  然后我回到了日本。


  月永Leo说。


  不需要我了吧,他们都是很独立的家伙!因为这麽觉得,没有立刻回到学校。直到Suo让杏来找我。哈哈,很愚蠢啊,但我知道我一定会回去的!只是有一点不确定跟害怕......但听到杏提起你们的名字后,我忍不住回到这里了!真想念你们啊,我的骑士们。见到的时候才知道根本不可能放下,这是我的Knights和青春,是我所有的灵感。离开的时候没有不开心,但是重要的事物一直会在心里,只有走到你们身边......国王的笑容才是世界第一的笑!


  这就是我消失的时候发生的事情,橙发的国王说。说故事时他的神色不若平日自信,带着些掩不去的难为情,但说到最后时月永Leo看向了他的骑士们。


  露出了一个满足的、柔和的笑。


******


  天色已晚。朔间凛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,鸣上岚也跟他们道别离去。


  朱樱司瞪着月永Leo,瞪到月永Leo往后退了一步。Leader真是太愚蠢了!朱樱司怒气冲冲,请以后不要再一个人把事情都扛着了,这次我就原谅Leader了。说完,小少爷风风火火的摔门而去,平日端庄的礼数都气忘了,留下目瞪口呆的月永Leo。


  “哇啊,果然是傲慢的小骑士啊!”月永Leo感慨,“被骂的好惨。”


  没有回应。濑名泉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,听到他的话语时动作停了下来,既不继续整理、也没有搭话。


  当月永leo走到他身侧,伸手拉濑名泉手腕时,他几乎像触电一样震了一下。熟悉的温度从掌心传来,濑名泉抿了抿唇,没有甩开。


  “Sena在生我的气?”


  “不。”


  濑名泉回应的很快。


  “哦,语言真是太不方便了,我换个说法!”月永Leo说,“Sena在生什麽气?”


  “......”


  该死的。濑名泉在心里骂,还是一样,明明是个笨蛋,有时候敏锐的令人尴尬又庆幸......大概还是庆幸比较多一点。濑名泉有些难堪的想。他总是拿他的国王无可奈何的。幸运又无奈。


  “哈哈,Sena还是一样,虽然不是我熟悉的Sena了,温柔跟坦承的地方也是一样的啊,我......”


  “你为什麽会跟他去埃及?”忍无可忍,濑名泉打断月永Leo的话语。


  “什......”


  “我不想听你胡扯到宇宙去,我问你,出去前的那天你本来想做什麽......国王大人?”


  “......”


  这次轮到月永Leo沉默。


  Knights的国王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。濑名泉也不催,这些时间不算什麽。长不过独立支撑组合的时候、长不过Knights死气沉沉的时刻、长不过他的国王败落,他一个人走过熟悉的练习室的日日夜夜。


  他等他够久了,不差这一点时间。


  “我想去上学......”


  月永Leo开口,语气坑坑绊绊的,但总归是一句句、一字字的开口了,“因为让家人担心太久,连Luka都跟父亲吵起来了。我穿上了制服,想要出门......出去就好了,我这麽想。但是手握上门把就发抖的动也动不了,一路跑啊跑的,跑到跌倒......迷路了,不知道怎麽办,然后妈妈出现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被拉出国了。”


  “......嗯。”


  “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没事了!”月永Leo回头想对濑名泉露出一个笑容,却怔在当场,他犹豫着去抚濑名泉的面颊,“Sena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!一点也不像你。看到这样的表情,我会觉得......”


  你好像比我难过一样。


  “......很奇怪?”


  “嗯!”月永Leo点头,“Sena是骄傲的、最好看的骑士啊!就算我不在的时候也好好的帮我守护Knights了。明明是了不起的、不会不折断的剑,跟我不一样,不论何时都很骄傲坚强。这样的......难受的像是要哭出来的表情,不适合你啊。”


   “......烦死了,谁要哭了,你是笨蛋吗。”


  “哈哈,Sena不生气了?”


  “没有生你的气。”濑名泉皱起眉,本来要结束话题,看向月永Leo碧绿荧荧的眼时,却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,“虽然你是很烦人吧,但不是因为你。不是这个原因。”


  “......守护王是骑士的责任。”有些艰难的,濑名泉也尝试用语言表达,彆扭如同孩童学步,字字困难,“不是对你生气。我是你不会折断的剑,这件事绝对不会变。那时候你出来了,我转身了。失望和绝望......嗯,没有错,你没看错。如果你说生气,是因为这个。你是我的国王,守护国王是骑士的责任。”


  “......”


  “我打给Luka,那时候看着手机,我想起Sena了。”月永Leo突然换了个话题,“如果要通知,大概可以做到!脑子很混乱,但那一瞬间的确是这麽想的。”


  “为什麽没有打?”濑名泉习惯他的跳脱,顺着接话。


  “不需要。”月永Leo语气果断,“Luka会担心我,家人会担心我,所以需要通知。濑名怎麽需要呢!我想啊,濑名跟我的Knights都是一样的,没有我只会更好。我的骑士都是最坚强的存在,最好把身为污点的王忘记了,要好好的走向未来。因为我很喜欢你啊......你最好了,我不需要去打扰你,也没有资格打扰。嗯......你会笑着的!用最好看的笑容站在舞台上,我知道这一点就够了。不需要打电话。”


  “......你这个笨蛋。”


  “本来是这麽觉得的,但听凛月说了一些事情,很想要问问Sena!”


  啊啊,还是这样了啊。濑名泉无可奈何。他没有打断,听着月永Leo开口,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一切隐晦而深藏的心思剖开。血淋淋的伤口不避讳的摆在彼此面前,大概是害怕又毫不畏惧的。


  “我想知道,夏天的祭典、无人的荒野、我们的练习室、熟悉的校园......Sena是不是曾经找过我?很痛啊,走出去的过程。你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呢,我的骑士!”


  一瞬间回忆的碎片在濑名泉眼前铺开,那些熟悉的、已经不能够再伤害他们的记忆再次鲜血淋漓的在面前被挖出。他看向月永Leo,月永Leo眼也不眨的望着他,眼神是熟悉的清澈,从他眼里倒映出的濑名泉总是最好看的。


  透过彼此的眼,他们彷佛看见平行又相交的两条道路。分明全然无关,可轨迹间又相似无比。


  ㄧㄧ月永Leo站在门口,双腿颤抖。父亲的吼声响起在他耳边,他向前奔跑,摔倒在陌生的街上。那时人群来来往往,他抬头时眼神无措而脆弱。


  濑名泉走过充满垃圾的海边,Ipod播放着歌曲。他想起曾经闪闪发亮的青春,想起高高在上的王。一切疼的令人难堪,但他在心中立下誓约,不再回头、不再软弱,为心中的信念与国王而战,至死方休。


  ㄧㄧ月永Leo在金字塔前大喊。都过去了,烦人的事情!我爱你们!他大声说,三毛缟斑摇头。我是不会落败的国王,等着我回去啊,我的骑士们!他伸手擦掉眼角的液体,肯定是汗而不是泪。


  濑名泉对着组合申请的名单皱眉,递出申请的小鬼看起来弱小无比。可他想起朱樱司闪闪发亮的眼,眼中有希望和坚毅,像极了月永Leo站在台上的神情。他勾选通过,这样的家伙虽然烦人,但他并不讨厌。大概是喜欢的。


  ㄧㄧ南极的冰是纯白的。埃及的太阳大的令人生气。旅程中的风景繁盛丰富。透过飞机窗户望去的海洋湛蓝,像极了谁的眼。月永Leo慢慢的笑起来,三毛缟斑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人。是啊,他从来不是一个人!即时还有所畏惧,也是没有问题的。他心里有灼灼不灭的信念。他的信念就是那群家伙们,还有他。


  许久不见的审判再次发动,那个笑的令人生气的国王大人一回来就搞了麻烦的事情。濑名泉看着台上的月永Leo,唇角不自觉勾起,永恒不变的事情就在这里。骑士与王的羁绊永远不会消逝,是起始也将直到终结。


  互相对视,濑名泉和月永Leo从彼此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
  不需要回应了,答案太过明白,从头到尾清清楚楚。


  是一样的。


  他们站上相同的舞台、他们走过相同的路、他们一起经历过相同的噩梦和浩劫。荣耀相连、信念相同,他们两个人自己走了很久才再次遇见彼此ㄧㄧ但这条路也并不是一个人在行走。相隔海洋和大陆,埃及与日本,南极和校园。可隔着千山万水,他们走的是一样的道路。彼此并肩,从未遇见过,也从未分离。


  “就像十字军东征一样!”月永Leo开口,“为了宗教、荣耀、信念、家族,什麽都好,会走出去就是为了寻找某种答案!很可怕,但走出去了才能找到想要的答案。我不是一个人出去的,但其实也是一个人在走这条路!我本来是这麽以为的,可是Sena......你真好啊。谢谢你。你也在......我现在知道你也在了,你跟我是一样的。谢谢你。”


  唯有走在相同道路上的人才能看清一路的艰难险阻。当濑名泉向他望过来时,月永Leo眼眶忍不住的发酸。


  那目光像是穿透躯壳,温柔的、理解的看进深藏的伤口与脆弱,令人难堪又庆幸。


  多麽不幸,你和我一样伤痕纍纍,同样受伤的野兽无法依偎,於是我们无法依靠着走过来。但也是多麽幸运,你与我有同样的伤口。只有你,唯一的人就是你,与我受过同样的伤,望向我的眼神才能如此理解又疼惜。隔着空间和时间的暮霭,但终究是懂我的。


  只有你。


  我们走过一样的道路,彼此挣扎,然后拼凑出一个新的自己,再次相遇。


  “为什麽?”濑名泉问。拼了命的也要将自己再次拼凑完整,回到他们身边,为什麽?


  “骑士东征为了信仰,国王西征,因为舍不得啊!”


  世界是这麽的大。


  有七彩的虹、灿烂的阳光、一望无际的海洋。有春天一片万紫千红的花海,有夏天炽热的沙滩,有秋天翩然而落的红叶,有冬天铺成白色地毯的白雪。


  这些都是很好的,但都不是他的心之所向。


  “必须往前看、必须恢复,然后回到骑士的身边......我还要当你们高高在上的王。拿着剑、带着皇冠、谱出最完美的乐曲,领着你们开疆辟土!”


  ㄧㄧ骑士东征为了战争和信仰,国王西征,为了完整的、自信的回到骑士的身边。


  万千旅程,不变的信念只有这个。路途再漫长,国王终究要归家。


  “月永Leo,你这个笨蛋。”


  “给我听好了。”


  濑名泉嗤笑。“我找过你,你以为有这麽多盖不完的章?在夏天的庆典、忘了名字的荒野、莫名其妙的街道上......谁知道你这个笨蛋怎麽能躲,烦死人了。当然担心的要命,我可是你的骑士,而你这个白痴,握着手机认为不需要打给我......光是想起来就让人一肚子火。笨蛋也得有个尺度吧,我从来没有看过像你这麽麻烦的家伙。但有什麽办法,我的王就是个笨蛋。守护国王是骑士的责任。”


  ㄧㄧ弄不清楚的误会多的烦死人,但是都无所谓了。既然现在你在这里,我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了。


  银发的骑士挑眉笑起来,好看的一塌糊涂。与初见时一般无二,濑名泉飞扬的眉目连空气都要被照亮。


  ㄧㄧ下一次,跟我一起走。我陪你走,别自己离开了。好吗,国王大人?


 
End.


*******


只标了注1.因为那句话最明显。
但我一定要说,如果有些点有被戳到,都是阿烟说的!她是神。人物理解棒的可以救人。【?
我知道大家一定跟我一样佩服又爱她。


*******
後来一句话:如果看完觉得很难过的姑娘私聊我,我......自尽的说法太夸张了,但绝对会回去闭门反省。
我爱狮心!!![看一眼字数
苍天,日日日,见证!【???

【leo泉】接着starfes的小故事【授权汉化】

太棒了呜呜呜

一首小夜曲:

作者:이코즈


twi:@ensemblekoz


3个月前收的图…1个月前问이코즈太太要了授权结果现在才做出来_(:зゝ∠)_


很可爱的小故事><接着starfes~